《我在三国加个点》 第两百四十章 进,退(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徐和没直接说“谁敢替本帅出战”,因为问了也白问,他很清楚,就算是手下最没脑子的莽夫,也没蠢到以坤珞境去单挑无妄巅峰,这时候问谁敢去,不就是等于说在问,“谁去送死?”

    其实对于如何应对刘毅的邀战,他心里早有定计,但是这个办法不能由他自己说出来,那太没牌面,只能让手下开口提。

    不过嘴上说着问大家的想法,可是徐和连半息都没等,直接轻咳一声,点了王裨将的名。

    “王裨将,你可有良策?”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万一哪个愣头青提出什么令人尴尬的办法,咋办?所以干脆就不要给他们开口的机会,再说,现在那刘毅正在叫阵,时间有限,也没那么多工夫慢慢探讨。

    “秉渠帅......”

    此时王裨将已经在徐和的示意下站了起来,他先是行了一礼,旋即义正言辞的说道:

    “那刘宏远素来诡诈,与其交战不用讲什么规矩,我等如今兵力占优,纵使不接斗将导致士气会有些许低落也无妨,只要大军压上,将其逼退,士卒们见到那刘毅退避,士气自会回升。”

    徐和听得微微颔首。

    这正是他想做的,只不过不能由他自己说出来而已,虽然这样干普通士卒的伤亡肯定不小,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他们黄巾遇到打不过的人邀战斗将都是这样做的,和汉军的思维方式不同,相对于应战击杀或者是消耗对面武将的真气,他们更倾向于用人命堆。

    虽然约定俗成的惯例是兵对兵将对将,可谁叫他们士卒来的容易呢,裹挟就行......反而汉军会受到这些条条框框的限制。

    没办法,汉军正规士兵值钱,死了还有抚恤,如果哪个武将敢缩在后面让士兵用命堆对方的武将,先不说以后会遭到什么白眼还能不能在圈子里混,光这个战损,估计不仅功劳全抵,说不定还会被事后追责。

    但徐和就没这个问题了,他现在就是顶头老大,以前名义上还有个三公将军压着,多少还有些顾虑,而今张角三兄弟皆亡,根本就没人能管的到他,如果不是忌惮营里那位太平道徒,凭借他无妄境的实力加上渠帅的身份,足以压住一切不服,根本就连这个戏都不需要演。

    直接说一句,“谁赞成?谁反对?”就完事了。

    不过徐和虽然心中对王裨将说的方案满意无比,但他却没有直接拍板,反而眉头一皱,犹豫着说道,“王裨将所言虽不失为一种解决之道,可如此一来士卒的伤亡怕是不小,还会让那刘宏远小觑我等,以为我黄巾无人........”

    他略略停顿了片刻,用一种看起来颇为期待的目光挨个扫了一眼自己的手下,直看得他们都避开了自己的视线,才长叹一声,说道:

    “也罢!那刘贼非尔等能够匹敌,既如此........”徐和语气一肃,喝道:

    “令!”

    “王裨将、吴裨将,李偏将率本部正面进军,石、武、方、和四位偏将分别两侧呼应,本帅亲领亲卫骑军,为诸位压阵!”

    尽管徐和在攻城掠地的时候一直有意识的在收集马匹,怎奈整个青州本身就不是个产马地,青州汉军自身也都是以步卒为主,骑兵很少,别说合格的战马,就算是驽马缴获的也极其有限,所以虽然看起来他有十万众,但是骑兵的数量还是很少的,基本上都是当作巡哨斥候用。

    唯一成建制的就是徐和亲自率领的本部亲卫,可就算他把除了给斥候以外的战马全部都集中在一起,也不过弄了个两千人的轻骑队。

    这两千人享受的是全军最好的待遇,兵刃甲胄有限供应,徐和平日里都当个宝贝疙瘩一样,不会轻动。

    然而,现在不用也得用了。

    没办法,以步驱骑,纵使人数占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个不慎甚至都有反被刘毅击破的可能,但如果有骑兵辅助那就不一样了,哪怕就在阵列后面不动,都可有威慑刘毅骑兵,让其不敢肆意腾转拉扯步卒的阵型。

    往往骑破步,都是从调度拉扯步卒阵型开始,而在有另外一支骑兵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如果把马力都用在腾挪拉扯上,那无异于自韬死地——这也是为什么大规模军团混战,骑兵总是要先干翻对方骑兵的原因,只有没了同行的牵制,骑兵才能发挥足够的威力。

    “咚咚咚!咚咚咚!”

    随着隆隆的战鼓声再次响彻战场,本以为徐和要彻底认怂装乌龟的刘毅瞬间就来劲了。

    啥?居然应战了!

    刘毅立即精神一振,如果徐和真的脑子瓦特了和他单挑,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