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一个是老当益壮,一个是少年英才,这一战到底鹿死谁心还真是让人期待。既然如此,那就不再浪费时间,咱们就开始吧。”宣德皇帝哈哈笑道,这种纯娱乐性的对决他是最乐于见到的。

    “谨尊圣命。”赵洪图和谭晓天齐声应道。

    “两位就座,张爱卿也落座吧。”宣德皇帝吩咐道。

    “谢皇上。”三人应道,早有近侍太监搬来椅子,三人随后各自坐下,至于新月公主用不着吩咐,想站就站,想坐就坐,以她的年纪,站着比坐着要更轻松的多。

    “此一战旨在棋艺切磋,胜负则在其次,为求公平,两战为数,双方各有一局持先,两战或两战一胜一平者为胜方,双方各胜一局为平,两位对局者可听明白。”宣德皇帝做为见证人虽不够专业,但比赛见过的多了,一些基本的规矩还是比较清楚的,待到双方落座后便开始公布此战规则。

    “清楚了。”赵洪图和谭晓天各自答道。

    “好,长者先,幼者后,长幼有虽,第一局就由谭教习执红先行,赵老将军执黑后走。”既然是双方各有一局执先,那么猜先也就没有太多必要了,宣德皇帝习惯了替别人拿主意,直接宣布道——高手对决,先后手的差别很大,而象棋里的先手重要性比围棋更大,实力相近者对局,先后手差不多就能决定棋局的胜者是谁,不过那是指高手间的对局,水平没到那个层次,先后手的意义就没那么大了,在宣德皇帝的想法里,这一老一少的象棋水平尽管都强过自已,但终究非是专门研究象棋的棋家,再强也是有限,离所谓真正高手的级虽还差得很远,故此没必要在这种问题上浪费时间。至于先赢或者先输一局对棋手心理方面的影响宣德皇帝又不是专业棋家,哪里会想那么多。

    一声命下,棋局开始。

    谭晓天执红先行。

    红棋炮二平五,当头炮,最常见的开局方式。

    黑棋炮平,顺手炮,赵洪图架当头炮以对,这是强调攻击的开局,符合赵洪图好斗的性格,若是架另一侧的当头炮则被称为列手炮,同是反架当头炮,却是比顺手炮开局更加激烈,概因前者同攻一边,攻防都在一边,后者双方各攻一侧,子力布局不易均衡,更要强调进攻的速度。

    红棋马二进三,黑棋马进,红棋车一平二,黑棋车进。

    这两个回合的交换也属于顺手炮开局中最常见的变化,一个出直局,一个应以横局,双方形成顺炮直车对横局的格局,接下来的一步将决定红棋此局所要采取的战略。

    红棋马八进九,这是谭晓天的选择。

    一般说来,执先一方在战略上适于采取进攻,也应当采取进攻。进攻有急攻和缓攻之别,前者意在打敌主一个措手不及,但也因为攻势过急而招致反扑,后者意在稳持先手,但也因保守而导致先手价值降低而造成均势。两种策略并无优劣之分,各有短长,取舍全在于棋手的临局抉择。此一局谭晓天没有伸车过河又或者马八进七跳正马而是左马屯力,采取的显然是缓攻方针,由此可知小家伙对赵洪图的棋路并不熟悉,所以行棋偏于保守,想要先摸清赵洪图的棋路。

    黑棋车平,横车左侧,赵洪图集中子力于一边,想要在左侧形成子力优势。

    红棋炮八平七,黑棋马进,红棋车九平八,黑棋车一平一,双方子力展开,接下来便要进入中盘战斗了。

    红棋仕四进五,补士,这是为了防范黑棋车进袭扰已阵的下法,如马上车二进六过河,则黑棋车进,双方形成对攻,是另外一种格局。

    黑棋卒进,进边卒,一方面压制红棋左马,一方面为已方边马让出道路,伺机跃出加入进攻。

    红棋车二进六,过河,进攻开始。

    黑棋车进,车巡河口,占据要道,可攻可守。

    红棋车二平三,吃卒压马,先占实惠。

    黑棋马进,利用巡河车的保护抢攻,红车若是车八平九闪避,则相当于以弃一卒的代价抢到一步先手,并不吃亏。

    红棋炮七平八,以硬对硬,车八平九闪避不是不下,这是气势的问题,和围棋不同,由于棋盘上的回旋余地相应较小,在很多时候必须以硬对硬,以强对强,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你不敢拼,关键要点就会被对手占据,优势扩大。

    黑棋炮进吃炮,红棋车八进二吃炮,双方各吃一子,象棋对局中,常常会出现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吃你的局面,避无可避,就象现在,黑炮不打过来红炮便会打过去,就象战场上两军作战,不付出代价牺牲就得到胜利的情况基本等于零,随着牺牲的子力增加,双方的防线总会出现破绽,至于哪一方的破绽更严重,更致命,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